当前位置: 首页 > 架空小说 > 天宫包邮
 

第43章 宝莲灯

輕薄的假象 天宫包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一章:第42章 宝莲灯

下一章:第44章 宝莲灯

   山神庙内。

  杨婵俯身痛哭,杨戬立于一旁,不知该从何安慰。一直守着山神庙当门神的哮天犬静悄悄地趴在门口,不敢弄出半点动静。

  杨婵哭着哭着发出了撕心裂肺地尖叫,杨戬以为她出了何事,忙蹲身查看,却是杨婵捂着肚子,神情痛苦——她要生了!

  杨婵是第一次生产,毫无经验。杨戬身为男子,又是个清心寡欲的仙人,对此事更是一窍不通,他将自己的仙力渡给杨婵,希望能让自己的妹妹好受点。

  杨婵倚靠着杨戬,说:“哥哥,待我产下这个孩子,便为他取名沉香。”

  杨戬说:“好。”

  杨婵说:“哥哥,我求你一件事,你答应好吗?”

  杨戬问:“什么事?”

  杨婵额上全是汗水,她的鬓发紧贴脸颊上,让她有种虚弱的美,“你先答应我吧。”

  杨戬说:“好。”

  杨婵说:“蝉儿不懂事,犯了天条,与凡人私通,罪不可恕,请二郎显圣真君将我压在华山之下,忏悔过错。”

  “不行!”杨戬断然否决道。

  杨婵说:“你已经答应我了。”

  杨戬答应过的事,从不会反悔,他抿了抿唇,问:“为什么?”

  “我想静心修炼,忘了他。”杨婵的眼泪颗颗滑下,“哥哥,你不会明白这是一件多么让人伤心的事,我需要静一静,我不想见任何人,我……我也没有脸面去见人了。”

  杨婵哭得愈发凄惨,随着她的惨叫,婴儿的啼哭亦响彻了山神庙。

  刘沉香,出世了。

  黄大仙去戳小沉香的小脚丫子,对刘沉香说:“沉香,你小时候好丑哦。”

  见证自己的出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刘沉香说:“太不可思议了,我居然是这么丑丑小小的一团长大的吗?”

  苗知尘说:“小孩儿才出生都是皱巴巴的,都丑。”

  刘沉香端详了婴儿时期的自己一会儿,不太想承认这个小丑八怪是自己,他抬起头,视线与杨戬不期而遇。在进入这段记忆之前,他在面对自家舅舅时就是恼怒和痛恨,他认为是杨戬让他的家庭破碎,可在得知真相后,他对杨戬的看法就变了,是这个人一直陪着自己的母亲,甚至他是自己在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人。

  刘沉香把萱花神斧背在背后,扭捏地搓手,叫道:“舅舅。”

  杨戬说:“嗯。”

  这是和解的信号。

  杨婵在生了沉香后又休养了几天,身体大好,就向杨戬再次提出了把她压在华山下的事。杨戬对自己这个一根筋的妹妹没辙,又不想让杨婵受罪,就以沉香尚小为借口来拖住杨婵,盼着她能回心转意。

  杨婵是杨戬的妹妹,她同样有着杨戬说一不二的魄力。在某天杨戬外出时,她偷偷召来了夜叉——这是山上的一只妖怪,曾受过三圣母的恩惠,忠心于三圣母——她让夜叉悄悄带走沉香,暂时不要让二郎神找到。

  杨婵的本意是待杨戬将她压在华山下后,夜叉再把沉香带回交给杨戬,由杨戬来把沉香抚养成人,可夜叉却是带着刘沉香去找了刘彦昌。在三圣母仍爱着刘彦昌的日子里,他听三圣母说了许多刘彦昌的好话,而他虽是一只妖,却有着凡人的父母子女应在一起的观点,所以他千辛万苦去了京城,让刘沉香跟着自己的爹,这才是最好的。

  回忆至此全部终止,后面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山神庙化作光点消散,青山绿草都褪去颜色,成了灰蒙蒙的一片。

  天是灰的,地是灰的,这是一个毫无生机的世界。

  黄大仙条件反射地夹尾巴,可他的尾巴没了,只有夹紧屁|股,他紧张地问:“出什么事了?”

  杨戬说:“回忆没了,依附回忆所创造的幻境就没了,这才是此处本来的面貌。”

  “妖怪要来了!”刘沉香左手宝莲灯,右手萱花神斧,他对苗知尘这个唯一的凡人道,“知尘,来我后边,我保护你。”

  苗知尘说:“诶……这个不用了吧。”他已经有杨戬在保护了。

  刘沉香说:“不用什么呢!你不会仙法又是凡人之躯,不要逞强了。”

  哮天犬横插一杠,道:“呸!你就不要吹牛啦,苗知尘才不用你的保护呢,有我家真君在,谁能伤到他?”

  “二郎神?”刘沉香看向杨戬和苗知尘,这才发现这两人挨得很近,杨戬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护着苗知尘,并给苗知尘套上了一个保护罩,“知尘,你和我舅舅很熟吗?为什么你们总是黏在一块?”

  苗知尘干笑道:“这个待会儿再解释给你听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对付妖怪!”

  不出众人所料,这所谓的妖怪就是刘彦昌在搞鬼!

  刘彦昌从远处走来,他走得很慢,步子漂浮,明显体力不济,阳气衰竭,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边陪着另一个人——“二郎神”!

  苗知尘问:“怎么回事儿?”

  杨戬说:“你记得那支神笔吗?”

  苗知尘说:“记得。”当初张润阴差阳错得到一只神笔,这神笔能把画出来的事物变成真的,张润用此笔画了郑秀,于是有了女鬼秀儿,在他们齐心协力消灭了秀儿后,那只神笔却是不翼而飞了!他们找了许久没有找到,后又因有别的事情要忙,就渐渐把神笔一事给搁置了。

  刘沉香说:“刘彦昌用了神笔?”他已不再称呼刘彦昌为父亲了。

  杨戬说:“对。”

  苗知尘说:“他用神笔照着山神庙里你的画像描画,这才有了另一个你。”

  杨戬说:“那不是我,那是一幅画罢了。”

  苗知尘纳闷道:“刘彦昌哪里弄来的神笔?在张润家时除了我们再无别人了。”

  杨戬摇了摇头,他从没关注过刘彦昌,对刘彦昌的事也就一无所知。

  刘彦昌的精气不足,他把他绝大部分的精气都贡献给了神笔,这才能让“二郎神”与真实的那一个无限接近。

  然而画出来的“二郎神”到底是比不上真正的二郎神,虽然他们有着同样俊美的容颜,但“二郎神”是没有灵魂的,比起像一个神仙,他更像是孤魂野鬼。

  刘彦昌对“二郎神”说:“打败了真正的二郎神,吃掉他的元魂,你就是二郎神了。”

  “二郎神”说:“好,我听你的。”

  这个“二郎神”是刘彦昌画出来的,会按照他的心意做事,如果“二郎神”取代了二郎神,那么,二郎神就会成为他的了!他的梦想,他的追求,他的渴望,他的执着,全都会成为现实!

  刘彦昌直勾勾地盯着杨戬,眼中的欲|望露|骨而淫|秽,他说:“二郎真君,我们又见面了!”

  苗知尘挡住杨戬,他的身高与杨戬相仿,完美地充当了人形屏障,遮住了刘彦昌的视线。

  刘彦昌怒道:“你与二郎真君站那么近做什么?”

  苗知尘说:“呵,我俩牵过手,在一张床上躺过,我离他近那是天经地义的!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想觊觎二郎真君?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形容你都是对癞蛤蟆的侮辱!”

  “你……”刘彦昌在当上扬州府巡按前是个落魄书生,不敢与人争吵,在当上扬州府巡按后是个大官,别人不敢与他争吵,是以,他是个不会吵架的人,当苗知尘辱骂他时,他却不知该如何还嘴。

  苗知尘说:“刘彦昌,你就别再痴心妄想了,你见过厕所里的蛆虫能与天上的凤凰在一起的吗?你的恶心心思就烂在你心里一辈子别拿出来晾晒恶心别人了。”

  刘彦昌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刘沉香说:“这就是你交的朋友!”

  刘沉香对刘彦昌失望透顶,巴不得自己压根儿就没这个父亲,“我的朋友都很好!倒是你,你枉为人父,不,你就不是个人!”

  刘彦昌怒极反笑,“好好好,你们都说我不行,你们都恶心我厌弃我?但那又如何呢?很快,你们都会死了,二郎真君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苗知尘说:“做梦也要有个限度。”

  刘彦昌说:“是不是梦,稍后自会见分晓。”

  刘彦昌挥动神笔,一滴墨从笔尖甩出,溅在“二郎神”的眉间,“二郎神”的额头裂开一条缝来,那缝缓缓张开,竟是开了天眼!

  天眼开,万物归烬!

  “二郎神”的天眼中金光爆涨,那金光所过之处,山石崩裂,天塌地陷,威力之大骇人听闻!

  杨戬抱着苗知尘飞天,刘沉香和黄大仙紧随其后。

  苗知尘说:“那个冒牌货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法力?”

  杨戬说:“刘彦昌用神笔做了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冒牌……冒牌什么?那是什么意思?”

  苗知尘科普道:“冒牌货就是假货。”

  杨戬懂了,接着说:“有神笔的加持,冒牌货的法力会提高。”

  苗知尘问:“这冒牌货比起你来如何?他不会是你的对手吧?”

  杨戬说:“当然不是。”

  哮天犬说:“你笨啊!冒牌货怎么可能比得上主人,给主人提鞋都不配呢,哼!”

  杨戬揉揉哮天犬的脑袋,说:“他有我六七成的法力吧。”

  “六七成?那也不算太多。”苗知尘说,“那你把冒牌货解决掉?”

  杨戬说:“解决他不是我的责任。”

  杨戬的言外之意,便是要让刘沉香料理冒牌货了。

  在揭穿了刘彦昌的真面目后刘沉香心底就压着一股火,这火灼烧着他,让他无处宣泄,与冒牌货打上一场,倒是一个很好的发泄途径。

  刘沉香对黄大仙说:“你跟紧二……嗯,我舅舅。”

  黄大仙说:“我帮你啊!”

  刘沉香说:“我不用你帮忙,你别添乱就行了,另外,你还得保护知尘呢。”

  黄大仙看向搂着苗知尘的杨戬,对手指,“我觉得媳妇儿不太需要我的保护。”

  刘沉香说:“他需不需要和你做不做是两码事,去吧,跟紧点,别掉队。”

  黄大仙说:“哦,那你自己小心。”

  刘沉香说:“嗯。”

  叮嘱好了黄大仙,刘沉香就朝冒牌货冲去,他左手的宝莲灯散发出柔光,与“二郎神”的天眼相抗衡,他的右手则以萱花神斧劈砍,“二郎神”提三尖两刃刀抵挡。

  萱花神斧与三尖两刃刀相互碰撞,发出剧烈震颤,连天地都在这震颤中嗡鸣。

  刘沉香说:“我今天就解决了你!”

  “二郎神”说:“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刘沉香说:“我打不过正牌货,难不成还收拾不了你个冒牌的?受死吧!”

  刘沉香和冒牌货刀剑相向,你来我往,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苗知尘让杨戬带他飞回地面,脚才方一着地,他一个跳跃就快速奔跑,然后重重挥出一拳,打中刘彦昌的鼻梁。

  刘彦昌在仰头观战,不想苗知尘突然偷袭,他被打得鼻血横流,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刘彦昌说:“你卑鄙!”

  苗知尘说:“这世上我找不到第二个比你卑鄙的人了!”

  苗知尘又一脚踹刘彦昌的肚子上,刘彦昌痛得蜷成一只虾米,满身大汗,生不如死。

  刘彦昌惊惧地说:“你不能打我!”

  苗知尘不问他为什么,只是又挥出了一拳,打落了刘彦昌一颗牙齿。

  刘彦昌吐出一口血,歇斯底里大叫:“你凭什么打我!我喜欢二郎真君有什么错?”

  苗知尘说:“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但你用卑劣的手段和方法去喜欢一个人那就是大错特错!”

  刘彦昌想借着三圣母来接近二郎神,这才与三圣母欢|好,欺骗了三圣母的感情。而在三圣母诞下刘沉香后他不知悔改,对二郎神的爱意愈发病态扭曲。直到如今,他竟以神笔勾画出二郎神并意图让冒牌货杀死真的二郎神来顶替二郎神的身份!说到底,他的所作所为全都是为了得到一个他不配得到的人!

  为了一己之私,毁了别人的一生,这种人万死不足!

  刘彦昌蓦然大笑,状若疯癫,“哈哈哈,你说我卑劣?对,我是卑劣,我是无耻!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是一个凡人,一个活了几十年后就会老去死去的凡人,我无仙缘,无法修仙,我喜欢的人却是二郎显圣真君,天宫的上仙!如果我不卑劣,如果我不无耻,我终其一生连他的面也见不到一次!但现在,我见过他两次了,即便我没成功,即便我死了,也够了!”

  刘彦昌这一番剖白让苗知尘愣了下,就在他发愣的这短短一瞬,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刘彦昌的身后跳出,直扑苗知尘!

  

本文链接:http://www.jiujiuxsw.com/xs/10446/1013634.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jiujiuxsw.com/xs/10446/1013634.html

请记住《天宫包邮》 首发域名:www.jiujiuxsw.com。久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iujiuxsw.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