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架空小说 > 天宫包邮
 

第90章 封神之战

輕薄的假象 天宫包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姬昌怀疑自己是交了大运,先是有自称是他义子的侠士帮他摆脱了追兵,后有乘云的仙人答应送他返回西岐,并且要送他一样宝物。

  姬昌问:“你要送我什么?”

  苗知尘说:“一个梦。”

  “梦?”姬昌大惑不解,“睡觉时不做梦不才是好的睡眠吗?难道你送我回西岐的代价是我以后都不能好好睡觉了?”

  苗知尘:“……”你的思维好跳跃啊西伯侯!

  为了能尽快回西岐,姬昌也管不得苗知尘要送他的这个梦是好梦还是坏梦了,很快就签了单,收下包裹。

  苗知尘把姬昌拉到云上,从储物袋中掏出一颗白色的光球,往姬昌的眉心一按,飞熊梦成功送出。

  姬昌狐疑地问:“我需要现在睡觉吗?”

  苗知尘说:“不用那么着急。”

  姬昌不仅是个神话人物,在历史书上也是有记载的明君,苗知尘早就想见见姬昌本人了。可这日真的见到了,苗知尘多少有点失望,这个姬昌感觉上就一平凡的老头儿,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姬昌发觉苗知尘时不时地瞅他一眼,尴尬问道:“是我身上发臭了吗?”

  苗知尘“啊~”了一声,没明白姬昌为什么问这个。

  姬昌老脸一红,期期艾艾地说:“纣王将我关了七年,这七年里从不给我沐浴的机会,所以……”

  苗知尘一脑门黑线,敢情你七年没洗过澡吗?!

  洁癖患者苗知尘忍不了了,坐到了筋斗云离姬昌最远的角落里,同时把杨戬和哪吒也拉到自己这边,至于哮天犬,它就是一条狗嘛,脏不脏都无所谓。

  这一来,筋斗云上就有了明确的分界线。一边是干净整洁的苗知尘一家人,一边是肮脏发臭的姬昌一个人。

  姬昌说:“我出牢笼时去觐见了纣王的,下人有给我洒香粉,我应该没那么臭吧,你看,这条狗都没事呢。”

  哮天犬规矩站立在分界线上,好似真没闻到姬昌的臭味儿,可凑近一瞧,却见哮天犬翻着白眼,已是被熏晕了。

  杨戬一把搂过哮天犬,在哮天犬的鼻子上掐了下,哮天犬立马就泪汪汪了,大狗头靠在杨戬的肩膀上,说:“呜呜呜,主人,我要被臭死了啦。”

  杨戬安慰地摸摸狗头。

  姬昌不说时苗知尘没觉得,姬昌一说了苗知尘顿时就问到味儿了,特别时当一阵风顺着吹过来时,那发酸的汗臭味把他给熏得一个仰倒。

  苗知尘挤开哮天犬,抱住杨戬,生不如死地说:“二郎,你能单独给西伯侯一片云吗?我怕把他平安送到西岐时他活着,我死了。”

  哪吒捏住鼻子,说:“娘亲,这个人怎么这么臭哦,爹爹说勤洗澡才是好孩子,哪吒天天都洗澡呢,这个人不是好孩子哒。”

  杨戬:“……”

  姬昌抹了一把辛酸泪,说:“我也不是自己想这么臭的,关在牢里我也没办法洗澡呀。”

  苗知尘说:“你是真的很臭啊!”

  自家这边的人都快被臭味给逼得想跳下筋斗云去了,杨戬无法,另移来一朵云,用法力把那朵云加固了下,就在姬昌的诉说中把人给凭空移到新的云朵上了。

  姬昌一大把年纪又有轻微恐高症,哪里敢自己一个人坐在云上,整个人都抖如筛糠,眼巴巴地望着苗知尘,“我我我……你不能让我一个人乘云,我是老人家啊!”

  苗知尘说:“二郎,你再把他给移远点。”

  杨戬对那朵云隔空一推,姬昌就飘得更远了,远到连喊声都模糊不清了。

  苗知尘这才深呼吸道:“总算有新鲜空气了。”

  杨戬说:“嗯。”

  苗知尘说:“二郎,你都闻不到臭味吗?我看你面不改色的。”

  “闻到了。”杨戬说,“但如果我也嫌弃他他大概会自杀了。”

  苗知尘笑道:“我家二郎真是好心。”

  不管姬昌乐意不乐意,他都单独乘坐一朵云回了西岐,到下去时他双腿都软成了面条,走都走不动。

  姬昌说:“你们谁背我走啊?”

  苗知尘说:“……你想太多了,我们没人会背你的。”

  姬昌说:“可我走不了。”

  苗知尘说:“叫你的手下来背你啊!”

  姬昌说:“我们回来得太早啦,我手下还没到呢。”

  苗知尘说:“那就等着吧。”

  于是,堂堂西伯侯姬昌就在西岐的大门口坐着等人了,他这蓬头垢面的形象被路过的人误以为是乞丐,一边在奇怪为什么城里会有乞丐一边往他面前扔钱,不大会儿,姬昌就收到了能饱餐一顿的钱了。

  姬昌:“……”

  苗知尘他们守了姬昌一会儿,实在受不了那能招来苍蝇蚊子的臭味,决定让姬昌自己在此处等人了。可就在苗知尘转身时,姬昌爆发出了他这个年纪的人不该有的活力,猛跳起来抓住了苗知尘的腰带,而这一跳也用尽了他的体力,他抓到腰带后就往下跌,硬生生把苗知尘的腰带扯到了屁|股下,若非苗知尘死死扣住腰带的另一端,他就该衣衫大敞了。

  苗知尘眼皮跳了跳,说:“西伯侯,为老不尊也要有个限度吧。”

  “我没有为老不尊。”西伯侯说,“我是想请两位先生留在西岐辅佐我。”

  苗知尘说:“没有兴趣。”

  姬昌说:“两位先生都有大才,有你们辅佐才能让黎民百姓更快地过上好日子。如今纣王昏庸无道,天下人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两位先生亦是心善之人,难道要坐视百姓受苦受难吗?”

  苗知尘说:“我们有我们的日子要过。”

  姬昌说:“先为大家,再为小家,这才是一个七尺男儿该做的!”

  “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苗知尘神秘兮兮地低声道,“其实我是女的。”

  杨戬:“……”

  姬昌:“……”

  姬昌收回手,又回城门口正襟危坐了,一个宁肯乱说自己性别也不要留下的人他注定是留不住的。

  姬昌说:“多谢二位的救命之恩,有朝一日你们有何事需要我姬昌效劳的,尽管来西岐找我。”

  苗知尘说:“我们多半还会再见的。”

  苗知尘一家又上了筋斗云,但他们并没有走开,而是在西岐的上空盘旋,密切关注姬昌,待姬昌的手下来与他会和后,一家人这才离去。

  苗知尘跟杨戬抱怨道:“我就说直接把他送回府邸多好,免得我们还陪他等这许久。”

  杨戬说:“他和手下约定了见面的地点,若是双方错过了,恐怕会另生事端。”

  苗知尘一想也是,说:“我家二郎真是聪明。”

  杨戬不置可否。

  哪吒问:“爹爹,娘亲,我们去哪儿啊?”

  苗知尘说:“去找姜子牙。”

  苗知尘已把飞熊梦送给了姬昌,待姬昌一睡觉这个梦就会触发,之后他就会去寻找梦中那位能帮他定国兴邦安天下的人,而这个人,自是姜子牙无疑。姬昌会找上姜子牙,是因见姜子牙在河边钓鱼唱歌,认为这是个高人,遂来拜见,可苗知尘所认识的姜子牙和高人半点不沾边,连鱼竿都没有呢,怎么去钓鱼啊!

  为了让封神之战的故事不出差错,为了送出手中的快递,苗知尘这一次必须要把鱼竿给姜子牙。

  姜子牙在前往西岐的途中犯了风湿,就在渭水住下了。他从朝歌逃走时,留了小部分钱财给马氏,剩下的细软全都打包了,这让他手头很富裕,足够在渭水租一间环境优美的小木屋。

  姜子牙没忘了做回自己的老本行,摆了个算命摊,在帮一个人算准了他何时会娶到媳妇儿后,络绎不绝的客人上门了,让姜子牙很快在这一带出了名。他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无聊时就帮人算算命挣两个钱,困了就把摊子一收回屋睡大觉,美好得赛过活神仙啊。

  于是,当苗知尘一行人风尘仆仆地来时,姜子牙在一棵树下晒太阳。

  苗知尘问杨戬道:“二郎,你确定这个人真的是元始天尊的徒弟吗?会不会是在下山时被人给掉包了啊?”

  杨戬说:“我以前没见过姜师叔。”所以他也不知道。

  苗知尘静悄悄摸到姜子牙旁边,一脚踹姜子牙小腿上,踹得姜子牙一个鲤鱼打挺,然后,闪到腰了。

  姜子牙按着自己的腰,说:“苗兄,你怎能这么对老人家?”

  苗知尘想,怎么个个都对我说这句话,弄得我像是专门虐待老头儿似的。

  苗知尘说:“不是让你去西岐吗?”

  姜子牙说:“我风湿发作了,再走下去就成瘸子啦。”

  “我看你好得很。”苗知尘从头到尾打量了姜子牙一番,这老头儿比起在朝歌时胖了一圈,脸色也好得多了,“你师父让你下山是有大事让你做的,你就这么虚度光阴?”

  提起元始天尊,姜子牙心虚了,他捋了捋胡须,说:“我也不是故意不做事的,师父都没叮嘱我让我做什么,我没目标嘛。”

  苗知尘说:“你是七十多岁不是七岁,还需要别人手把手教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姜子牙问:“那你说我该做什么?”

  苗知尘指着姜子牙门外的那条河,说:“钓鱼。”

  

本文链接:http://www.jiujiuxsw.com/xs/10446/1013681.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jiujiuxsw.com/xs/10446/1013681.html

请记住《天宫包邮》 首发域名:www.jiujiuxsw.com。久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iujiuxsw.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