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架空小说 > 天宫包邮
 

第95章 封神之战

輕薄的假象 天宫包邮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闻仲呈给纣王的表上要他做十件事。

  第一件:拆鹿台,安民不乱;

  第二件:废炮烙,使谏官尽忠;

  第三件:填虿盆,宫患自安;

  第四件:去酒池、肉林,掩诸侯谤议;

  第五件:贬妲己,别立正宫,使内廷唔蛊惑之虞;

  第六件:勘佞臣,速斩费仲,尤浑而快人心,佞不萧者自远;

  第七件:开仓廪,赈民饥馑;

  第八件:遣使命招安于东南;

  第九件:访遗贤于山泽,释天下疑似者之心;

  第十件:纳忠谏,大开言路,使天下无壅塞之蔽。

  闻仲在第五条后画了一个圈,示意这是重中之重,必须尽快施行。

  纣王支支吾吾道:“太师,鹿台是朕费了好多心血才完成的,在鹿台之上,能俯瞰整个朝歌,何其壮观宏伟啊,拆了岂不可惜?费仲和尤泽虽油嘴滑舌了些,但也没有明显的过失,说杀就杀了不太好吧。至于妲己,她自封后以来贤良淑德,尽心帮朕管理后宫,朕没有理由贬谪她,此事就再议会吧。除此三件,别的全准了。”

  闻仲与纣王有半师之谊,曾经无论闻仲说什么,纣王都会照做,因为他无条件地信任着闻仲,知道闻仲所下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了他好。在闻仲写下这十条要求时,他没想过纣王会否决。

  闻仲说:“陛下,你说的那三条看似无关紧要,但却是一切动乱的根本。”

  纣王说:“朕也没说不许,单也不用马上执行,再等等嘛。太师班师回朝后还没去过鹿台吧,朕陪你去看看啊,也许你会喜欢上鹿台呢。”

  闻仲说:“鹿台可稍后再议,费仲和尤准可先关入大牢。”

  纣王一听闻仲松了口,笑道:“朕就知道太师不会让朕为难。”

  闻仲话锋一转,说:“妲己必须废,立刻!”

  纣王脸色一变,说:“不行。”

  闻仲也沉了脸,说:“你当真要保妲己?”

  “太师,朕不明白你为何非要和御妻过不去,她姿色倾国,又不善妒虚伪,把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她非但无过,反而有功。”纣王为妲己辩解道,“世人都传御妻是妖怪,朕是被她给迷惑了,那并不是事实,朕就是喜欢御妻。”

  闻仲喊声道:“陛下,你再说一遍。”

  纣王说:“朕就是……”

  纣王话音未落,大殿里传来“砰”的巨响,几根顶梁柱上划出道道裂痕,原来是闻仲的雌雄双鞭造成的!纣王马上闭了嘴,别过头不去看闻仲。

  闻仲高声道:“妲己必须要废,你若不废她,臣毕生不再回朝歌。”

  纣王怒道:“你不能这么威胁朕!”

  闻仲不再跟纣王废话,转身出了大殿,唯留纣王如困兽般在殿内来回踱步。

  墨麒麟无精打采地趴在院子里,大眼睛里蓄着泪水,好不可怜。哪吒趴在墨麒麟的背上,捏着它的两个犄角,有一下没一下地摸一摸。

  苗知尘说:“宝贝儿,你对墨麒麟做了什么?都把人家给欺负哭了。小墨可不是哮天犬那个皮糙肉厚的,你要温柔对待人家懂吗?”毕竟是要送给别人的坐骑,在运送快递过程中损害了货物可不是一个称职的快递小哥呢。

  哮天犬不服气了,“皮糙肉厚是什么鬼啦,人家是细皮嫩肉的天界战犬呢!”

  “细皮嫩肉那是用来宰来吃的肉狗,你想当狗肉汤锅吗?”苗知尘使坏地扯哮天犬的尾巴,“那我和二郎商量下今天晚上就把你当晚餐好了。”

  哮天犬炸毛道:“我跟你拼啦!”

  哮天犬转头就咬苗知尘,苗知尘拔腿就跑,躲到了杨戬背后,哮天犬怒道:“你个胆小鬼,就知道往主人背后躲,哼!”

  苗知尘说:“二郎是我相公,我寻求他的保护是理所当然的。对吧,二郎?”

  杨戬点了点头,哮天犬耸搭着耳朵,焉了。

  苗知尘和哮天犬吵完了,哪吒才慢悠悠地给自己辩解道:“我才没有欺负小墨呢,是小墨想它的主人啦,它的主人不要它,它好伤心的。”

  哪吒抱住墨麒麟的大脑袋,麒麟在他衣服上擦眼泪。

  哪吒说:“爹爹,虽然我很喜欢小墨,想让小墨当我的坐骑,可是我舍不得小墨这么难过,我们送它去找它的主人好不好?”

  自家的熊孩子难得说出体恤他人的话,苗知尘哪有不应的道理,当下就拖家带口去闻仲府上送快递了。

  闻仲从皇宫出来后就气不顺,他一手把纣王拉扯大,手把手教给纣王做人的道理和上战场的武功,在他出征前,纣王做什么决定都会征求他的意见,他说什么事纣王都会认真聆听并去履行,但他出征归来后,一切都变了,他的纣王变得陌生了。他保住了商朝的江山,却没能保住他呵护着长大的孩子。

  闻仲越想越气,恨不得此刻就杀个回马枪回皇宫去把妲己给诛杀了,但他不能草率行事,以他的能力,要杀妲己不是问题,可妲己一死,他与纣王的关系恐怕就真的无法修复了。

  在闻仲冥思苦想对策时,下人报有人客人上门,闻仲也没问是谁,就让下人把人给请到大厅。不大会儿,他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然后就开始打喷嚏了,一个接一个的喷嚏打得他好像脑浆都要从鼻孔飞出去,他心道不好,是那只麒麟来了。

  苗知尘笑意盈盈地迈入大厅,说:“闻太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闻仲:“阿嚏!”要早知道是这一行人他就不会放行了。

  苗知尘说:“太师,自你昨日拒绝了小墨后,它就茶不思饭不想的,别提有多凄惨了,小墨这么可爱,你忍心对小墨这么残酷无情吗?”

  闻仲:“……”不要把他说得像是个负心汉啊。

  苗知尘说:“今日上门是我冒昧了,但犬子与小墨关系好,不忍小墨难过,我作为父亲自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开心,这才来太师府,是想请太师接受小墨的。”

  墨麒麟眨眨眼,摇摇尾巴,期待地望着闻仲。

  从墨麒麟进门起,闻仲就喷嚏不断,大脑已处于缺氧状态,他说:“跟你们说过了我受不了麒麟这味,你是想害死我吗?”

  哪吒说:“我给小墨沐浴啦,还熏了香呢,小墨香香哒。”

  “不是它香不香的问题。”闻仲又打了个喷嚏,“你们快把它给弄走,想让我打喷嚏打死吗?”

  墨麒麟委屈地垂下大头,自己飞走了,哪吒气呼呼地对闻仲吐舌头,赶忙踩上风火轮去追墨麒麟,杨戬给哮天犬使眼色,让它去保护哪吒,哮天犬也就跟着去了。

  墨麒麟飞远了,闻仲总算停止了打喷嚏。

  闻仲说:“麒麟是祥瑞之物,用来当做坐骑是再好不过,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苗知尘说:“既然都心领了不如干脆就收下小墨嘛,小墨已认定你就是它的主人,你不收留它的话它就太惨了。”

  “收留了它我会更惨。”闻仲斩钉截铁地说,“虽不知你们为何执意要送我墨麒麟,但我肯定地告诉你们,你们就算再来十次我也不会收的。”

  苗知尘:“……”

  苗知尘也不是不能理解闻仲的痛苦,就好比花粉过敏患者收到一束鲜花,那对他们而言绝对不是罗曼蒂克,而是慢性毒药,花粉会侵入他们的五脏六腑,伤害他们的健康,让他们难受得要命。同理,闻仲并不讨厌墨麒麟,但他对麒麟过敏的体质让他绝无可能接受小墨。

  治标要治本,要让闻仲接受墨麒麟,唯一的办法是治好闻仲对麒麟的过敏症。

  苗知尘想对症下药,奈何他不是大夫不懂医术,杨戬也对此一筹莫展,两人绕进了死胡同。

  苗知尘问闻仲道:“闻太师,你为什么会对麒麟过敏啊?”

  “没有为什么。”闻仲说,“反正我一靠近麒麟就打喷嚏。”

  苗知尘说:“那你说的麒麟身上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小墨明明都没什么味道的。”

  闻仲说:“说不清。”

  苗知尘说:“闻太师,你对麒麟的过敏症务必要治好。”

  “为什么?”闻仲挑了挑眉,“你们为什么执意要送墨麒麟给我?杨戬是阐教门人,你则是个凡人,为何要来插手我的事?我是截教的人,按理说我们是敌人才对。”

  苗知尘说:“非也非也,我们并不是敌人,我就是个快递员,我的立场是中立的,二郎虽是阐教高徒,但同时他是我的相公,在与阐教同一阵线前他得先和我同一阵线。”

  杨戬说:“嗯。”算是默认了苗知尘的说法。

  “闻太师,你放心吧,我绝不会害你,我是在为你好。”苗知尘发动忽悠*,说,“你神力通天,在截教门人中乃佼佼者,可对麒麟过敏是你最大的弱点,若当你与别的高手对战时,对方搞来了一头麒麟,那你岂不是要不战而败?一个真正的强者,是不能有明显的弱点的,只要克服你对麒麟的过敏症,你的实力就会再上升一个台阶。”

  苗知尘说得句句在理,闻仲竟是无言以对,“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苗知尘笑得人畜无害,说:“因为我是好人。”千里迢迢来送快递还不收跑腿费,能不是好人么。

  闻仲:“……”他竟无言以对。

  

本文链接:http://www.jiujiuxsw.com/xs/10446/1013686.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jiujiuxsw.com/xs/10446/1013686.html

请记住《天宫包邮》 首发域名:www.jiujiuxsw.com。久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iujiuxsw.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