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 羔羊
 

第两百零三章 海曼(5)

九鱼 羔羊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海曼哥哥,圣人让你去见他。”海曼的第十七个妹妹小声地说,她是少数几个可以不必观看整个审判与行刑过程的人之一,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任务——照顾与安慰他们的圣人,她也是米莉安的妹妹,比她的前任还要小上两岁。说话的时候,这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女孩几乎不敢直视海曼,余音也带着轻微的,不明显但仍然能够感觉得到的颤抖,看来她即便是一直呆在子里,也不是对外界的事情真的一无所知的。

  海曼被寒风与雨水浸湿的苍白的脸突然焕发出光彩来,那种就像是临终病人最后回光返照般的光彩——颧骨上布满了红潮,眼睛闪闪发亮,他没有问什么事情,或是什么时候,因为他立刻转身快步走进了房间,两个被魔鬼附身的罪人还在燃烧着,.超过一百五十个斯特朗雅各们还在雨水里挨冻,各种紧要的文件堆积如山,数量惊人的会话与见面的单子填满了祷告与修行之外的所有时间,不,这些都不重要了,海曼的脑子里只有杰瑞德.斯特朗雅各,他在地上的父,生养了他的人,他的主宰,他的爱,他的一切——圣人杰瑞德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召唤过海曼了,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不愿再看见他的儿子和侄儿们,弟弟也不许,每一个比他更年轻、更健康的男人都会令他倍感愤怒焦躁,而年纪在二十岁以上的女人则会让他心烦意乱,他的五十四个妻子都被驱逐出他的房间,他不容许她们接触自己的身体,能够围绕在他身边的只有最为稚嫩纯洁的小花苞儿,其中一些是他的小女儿,还有一些是他的孙女。

  杰瑞德.斯特朗雅各的房间位于整个大宅最高的地方,它的一整面都是单向可视玻璃。这种玻璃背后镀银,坚固而且防爆,经常被使用在监狱、公检法机构审讯室、精神病医院、大学科研机构研究室、大型会议室里,杰瑞德圣人经常在它后面观察自己的儿孙——必要的时候,它还能够打开,显露出后面的房间——杰瑞德的房间就像是一座小型的圣堂,白色大理石砌筑的墙面上铺设着黑色的橡木护壁板,除了那整面玻璃墙壁之外,没有窗户,墙壁上挂着圣人的画像。面对着玻璃墙壁的墙壁是一座用胡桃木做成的祭台,盖着三层白色的亚麻布,连脚上都有着精致铮亮的鎏金的细巧雕花。镶嵌着宝石,一组圣具,银质的“圣盘”(祭盘);盛葡萄酒的杯,“圣爵”(祭爵),存放圣体有盖的爵——称做“供爵”或“圣盒”。旁边的小桌上摆放着“酒水壶”各一。还有洗手盘、洗手布及圣铃,船型的提炉,它们都是银质的,而且年代久远,在阴暗的房间里,它们呈现出的光泽就像人类的牙齿那样柔润温和。没有十字架。只有一副有着成人身高那么宽的油画,描绘着五百年前,杰瑞德(监理教派的创始人)接受天使洗礼与启迪的情景。

  画里的杰瑞德穿着朴实的褐色长袍。赤着双脚,满头白发,却并不显得苍老,精神矍铄,神经肃穆。满天乌云正裂开一道缝隙,金色的圣光铺洒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为他罩上了一件华贵的长袍,天使翔在空中,正在送来一本装帧古朴的厚书和一支羽毛笔。

  那本书正是监理教派立教的基本,杰瑞德将它称之为“真实之书”,里面有着对于圣经最为全面和正确的诠释,杰瑞德耗费了数十年的功夫把它抄录了来,然后同样地,在一个早晨,天使将书和笔都收了回去。

  监理教派的创始人杰瑞德的寿命就像诺亚的子孙雅各那样长,也就是说,他活了整整一百四十七岁,他接受呼召与赐予的时候已经六十岁了,然后又用了三十年抄录整本“真实之术”,接来的半个世纪,他就像曾向神许诺的那样,创立了监理教派,并让它扎了根,长出了叶子,生出了果子——他娶了四十七个妻子,生养了一百六十个儿子和八十八个女儿,个个虔诚而健康,他们是监理教派最早的修士与修女。

  我们的杰瑞德伸出了手指,着迷而吃力地抚摸着与他同名的创教人的脸,直至被上帝召唤,创教人杰瑞德从未生过任何疾病,在去世的前一天,他还在讲道,到湖里游泳,亲手接生了一头小马驹。

  “但因魔鬼的嫉妒,死亡才进入了世界。”他嘶声说,精疲力竭地倒回了轮椅里,一旁的侍女立刻匍匐着把他沾了少许灰尘的指头含进嘴里。杰瑞德感受着那份湿润而温暖的触感,放松了肩膀,甚至微微闭上了眼睛,“给我拿杯葡萄酒。”

  葡萄酒很快被放在银托盘里送了过来,热气腾腾,里面加了柳橙、丁香和肉桂,旁边搁着一块巧克力。端着酒的人并不是刚才走出房间的侍女,而是海曼.斯特朗雅各。

  “海曼。”杰瑞德说,语气平淡,既不高兴,也不生气。

  “是的,我的父亲。”海曼屈膝盖,跪在杰瑞德的身边,捧起他的手,恭谨地亲吻他打着褶皱的手背,他不无悲哀地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很老了,他嘴唇所接触到的皮肤就像被保存的古书纸张那样薄脆、干燥、冰冷。

  杰瑞德抽回手,海曼的皮肤紧绷滑润,血液的热量从面源源不绝地散发出来,这让他深感憎恶。“滚出去!”他冲着侍女喊道。

  “您现在感觉如何了?”海曼关切地问道,他仍然跪在地上,只不过直起了身体,并且抬起了手,他想要触摸杰瑞德的额头,那儿正被干净的亚麻布密密的包裹着。

  杰瑞德厌恶地转开脑袋:“他们已经给我涂过了酒和油。”那原本就只是个小伤口,是被床脚的一个突起的装饰砸开的,伤口只有半根小指头那么长,流出的血还不足以装满一个汤匙,即便放着不理也能长好,但负责照顾杰瑞德的修士和侍女们可不敢如此怠慢,他们按照圣经上描述的方法用葡萄酒和橄榄油擦抹伤口。然后用经过沸煮的亚麻布包裹起来。

  “附着在米莉安和另一个男孩身上的魔鬼已经被驱逐出去了,”海曼说:“她的母亲被判处流放,而男孩的母亲被处以罚金与监视。”

  “为什么男孩的母亲能够得到宽恕?”杰瑞德不满地拍打了一轮椅的扶手。

  “男孩的教育不归女人管,”海曼柔声说,“今晚他的老师会被派遣到外面,而他的母亲也很快会被魔鬼抓住脚跟。”

  “看住他们,海曼,看住他们,看住我们的羔羊,”杰瑞德低声咕哝道:“魔鬼总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和他有关系的,都要被清除。”

  “当然。当然。”海曼同样低声回应道,他低头,用额头抵住父亲的膝盖。

  杰瑞德伸出手去,心不在焉地摸了摸海曼的头:“哈芮什么时候回来?”这才是他真正关心的,也是召唤海曼到来的唯一原因。

  海曼的呼吸停止了一瞬间。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了:“还没有,父亲,我们还没能找到他。”

  杰瑞德露出了一个烦闷的笑容,“是还没有,还是从来没有?海曼,你真的去找寻过哈芮吗?不……”他做了一个手势:“我不想听你解释。海曼,无论你之前做了什么,我都不管。我只告诉你,”他用指尖搔了搔海曼的头发,然后一把抓住了它们,他的手就像二十年前那样有力,海曼被他拖向身前。狼狈地仰着脸,“我给你两个安息日的时间。找到他,和他说,我允许他回来。”

  他摸了摸海曼的脸,手指停留在他的眼角:“多么年轻,多么健康,生机勃勃……海曼,找到他,我需要哈芮,他的能力是上帝赐予的,是我生养了他,他应该将之回报给我们。”

  “他不会回来了,他已经堕落了,他被魔鬼所引诱,他的灵魂一片漆黑,是您审判了他的罪,流放了他。”

  杰瑞德笑了笑,他洞悉小儿子的想法:“所以我也能够赦免他——我要提醒你,海曼,嫉妒是大罪。”他的大拇指抵住了海曼的眼球,就像玩弄一个廉价的玻璃球那样玩弄着那颗温润的珠子,挤压它,揉捏它,完全不顾手掌所感应到的僵硬:“我爱你,海曼,我的小儿子,但你不能做到我希望你做到的事,没关系,我知道你无能为力,我并不因为这责怪你,我的儿子,但你也得做到你能做到的——找到哈芮。”

  “我找不到他。”海曼说,眼球上的压力几乎与此同时加重了,温热的液体溢出眼角,流进头发:“他已经皈依了旧教……父亲,他甚至已经改掉了自己的名字,他现在的教名是斯蒂凡,哈芮已经死了!”

  “他还活着,”杰瑞德冷冰冰地说,他的指甲已经插进了那颗又热又湿的球体,“带他回来,海曼,他得为他的父亲干活,他属于我。告诉他,我会赦免他,主也会宽恕他,我会拿那上好的袍子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热热的葡萄酒拿来给我喝——我的一切都将属于他,他会是一个杰瑞德,一个圣人。”

  “他是个罪人……”疼痛让海曼急促地吸了一口气,他抓紧了轮椅的扶手,没有推开父亲,也没有逃走,他跪在那儿,纹丝不动:“但如果是您的愿望,我会去做的,我会的——很快,父亲,您也已经看到了,弥赛亚……弥赛亚已经出现了。”

  杰瑞德疑惑地看着他:“就是那孩子?”

  “就是那孩子,”海曼说:“哈芮会回来的,为了他。”

  “他不是我们的。”

  “会是我们的。”海曼说:“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

  杰瑞德歪了歪脑袋,收回手指,血沾在手指上,他舔了舔。

  “我不能等你很久,”他阴沉沉地说:“我已经没有很多时间了。”

  (待续)

  

本文链接:http://www.jiujiuxsw.com/xs/13156/2989129.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jiujiuxsw.com/xs/13156/2989129.html

请记住《羔羊》 首发域名:www.jiujiuxsw.com。久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iujiuxsw.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