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都市 > 羔羊
 

第三百二十一章 潜流 (5)

九鱼 羔羊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撒沙.霍普金斯并未感觉到笼罩着他的正在不约而同的收紧,即便他曾被人称为弥赛亚,他也和所有的寻常人类一样,以为这样的日子将会继续去(至少一段时间)——在他的想法里,他还有三年的文理综合课程与四年的医学院课程,还有最少五到八年的临床实习住院培训,有别西卜.比桑地帮助,他或许会在三十岁前成为一个主治医生,他已经决定要和自己的父亲同一职业。别西卜原本以为他会去读法律,在马索耶里,只有“法律顾问”才有可能作为一个他姓人成为唐的心腹,但撒沙想要成为一个心理医生和精神病理博士——如果放在二十年前,这种做法是不可行的,海神岛人用不上心理医生,他们有酒、枪和女人,但现在,在马索耶正在逐步向合法生意迈进的当儿,将来有一个能够与上层人物有所联系的关键人是很重要的。

  而且撒沙.霍普金斯允诺他将会和一个海神岛人的女儿结婚,和别西卜.比桑地做连襟。

  他们的孩子将会在一个宽容的,富裕的,充满阳光的环境长大,无忧无虑的小崽子们,他们可以自由地,傻乎乎地活着,以为谋杀、抢劫、强奸和诈骗只是报纸和电视上的一则新闻。

  也许他们会惊讶于自己的父亲和祖父为何会如此地擅长使用枪支和刀子。

  这样想着,别西卜.比桑地由衷地微笑起来,他坐在撒沙身边,只用装在瓶子里的矿泉水简单地冲洗了一头发。他的头发是黑色的,很粗,还带着卷,打湿了之后有着金属般的质感,像是一圈圈的钛钢丝球——相比较起来。他朋友的头发要细软得多,撒沙在格兰德的最后一年又开始蓄发,现在他的头发能够碰触到自己的耳垂,风吹过球场,拂起头发,金色的水波在阳光流动。真是美极了,让人看了就很想摸一摸。

  对自己的兄弟别西卜从不矜持,他毫不迟疑地脱掉了自己的手套,摸了摸撒沙的头发,他以为自己会摸到一只软呼呼的小猫。真正的感觉却像是在摸一只大猫——豹或是虎,身上的毛看上去很柔软,实际上它是尖的,比想象中的更坚硬,被太阳晒的有点儿烫。

  (这个,写到这儿,突然想起“抚摸狗头但笑不语”……如果有因为这句话脱戏的大人,抱歉。)

  抚摸狗头的别西卜咧开了嘴。二月的曼彻斯特有好几天都在连续雨,能够在那么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和自己的兄弟亲密接触一可真是太令人愉快了。

  “哦,对了。”他问道:“什么时候?”

  “周三,”撒沙微带责备地说:“和你比赛同一天。”所以他才会没办法来看比赛。

  “你知道我对数字不敏感。”

  “这不是对数字是否敏感的问题吧。”撒沙说。

  别西卜挪开脸假装没看到,“参观一天?”

  “我们可能需要走过整个医院,”撒沙说:“我们能在其中看到一部分实验所的成果在实际中的应用。”

  “把小白老鼠身上的耳朵移植到人类身上?”

  “早二十年前他们就在那么做了,”撒沙说:“我想,可能会涉及到一点有关于克隆医学方面的东西——我有看过一份资料。但我不能和你说,这份资料是需要签过保密协议才能阅读的。”

  “那么说能够获得参观许可的……”

  “杜邦、洛尔、戴利、道格拉斯、卡逊。”

  别西卜吹了声口哨:“听起来更像是个参政或金融实习团。”

  “没有什么能比生命更昂贵的了。”撒沙说。一边从座位上站起来,别西卜的手从他的头顶滑落。掉在塑胶座椅的靠背上,“尤其当他们能够拯救的生命越来越多时。”

  ***

  布莱恩.杜邦实际上并不是来参观的,准确点说,他是负责“不要出意外”的人中的一个,别西卜说的没有错,能够进入到实验室来参观的人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他们身后的家族确保了这些孩子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因为种种原因(譬如莫名其妙的道德感,宗教信仰或一瓶威士忌)而在公众面前信口开河,毕竟曼彻斯特医学院实验所里的一些实验确实已经逼近了人类的底线。

  或者还有一些……亟需解决的小问题,宝儿.道格拉斯和奇兹.卡逊,一个显而易见地憎恶着撒沙.霍普金斯,而另一个则享受和撒沙.霍普金斯相处的每一分钟。

  实验所的引导者有个在西大陆颇为寻常的姓氏,布莱恩称他为史密斯博士,他是曼彻斯特曾经的学生和现在的教师,教授生物化学。

  一个上午的参观乏善可陈,在世人眼里颇为神秘的曼彻斯特实验所里固然设备精良,但它的主要结构和其他的医学实验所基本没什么区别,除了几个他们暂时还不能看到的试验区域以外,规模庞大的楼层里都被分割成了一个个的小方块,隔断它们的只是放满了瓶子,罐子和试管的架子,每个格子都有自己的项目,“老板”,“经理”和实验员,有些格子里只有一个人,他负担着以上三个职务,“老板”之中的一些是临床医生或是学院里的教授,而其他人是纯科研的。

  小型设备每个实验室都有,大型设备是共用的,他们被允许进入一间pcr室,这间实验室是用来来放大扩增特定的dna片段的分子的。

  “这是什么?”

  “恒河猴的未受精卵的dna。”史密斯博士说:“我们将恒河猴的体细胞与去掉dna的未受精卵结合起来,体细胞的dna被用于受精卵的操作,这些受精卵在实验室中成长为胚胎细胞,我们从早期胚胎里面抽取干细胞——干细胞可以用来治疗糖尿病与脊髓病变——之前我们每抽取一批干细胞就要消耗将近一百五十个卵子,放在猴子身上,没问题,行,但放在人类身上……胚胎是要被破坏后才能得到干细胞的,这里涉及到了伦理与政治问题。但我们都知道,能够从本人的克隆胚胎内取得干细胞是最好的,那样的干细胞几乎不必担心排斥。”

  他们在一个实验室看到了恒河猴的早期胚胎,如果它能够继续分裂,生长与活去,那么它将会成为第二个“本体”——没有外来精子的dna影响到它,它的一切都取决于本体。

  用过简单的午餐后,参观的地点就移动到了曼彻斯特医院,在那里,一个非相关人士不得进入的楼层里居住着第一批自愿接受克隆干细胞治疗的病人。

  宗教人士与环保主义者对于克隆医学这一违背自然规律并涉及到“神”的领域中的首次现实化深恶痛绝,不过宗教人士一般不对此发表任何一件,而环保主义者会采取行动,前些日子的抗议活动正源自于此。

  艾弗里在看到撒沙他们的时候也很吃惊,他坐在一个中年妇人的病床边,握着她的手。

  撒沙向他点了点头。

  “外伤,病毒,”史密斯博士说:“都会引起脊髓病变,以前我们只能采用药物或细胞渗透修复疗法治疗,现在哦我们有了更好的方法。”

  ***

  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女人拎着提包走进了曼彻斯特医院的大门,往来匆匆的人们没有注意到她,接待大厅的接待员询问了她的来意,她说是来探视病人的,登记员在名册上找到了那个病人的名字。

  “请问洗手间在哪儿?”那个女人问,有点儿不好意思。

  登记员给她指出了洗手间的位置,她提着包急匆匆地跑了过去,那个提包敞开着,一大束香槟玫瑰横在包口上方。

  女人走进洗手间的小隔间里,将那一大束香槟玫瑰扔进了垃圾桶,拉出一个塑胶袋,塑胶袋里是全套的护士装束,包括鞋子,还有名片,口罩,她很快地换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将提包的小箱子提了出来,这种银色的小箱子经常被护士用来盛装药水和针剂,空掉的提包被她塞进了水箱里,免得惊动某个神经敏感的保安。

  她走了出去,和医院里的护士一个步调,小箱子被她抱在怀里,箱子打开着,她伸出手,拿出一块小圆银币样的东西。

  女人转着眼睛往上看,往左看,往右看,往看,她随手抛出“小银币”的动作细微得让人无法察觉,这些“小银币”一碰到铁的东西就立刻吸了上去。

  (待续)(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http://www.jiujiuxsw.com/xs/13156/2989246.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jiujiuxsw.com/xs/13156/2989246.html

请记住《羔羊》 首发域名:www.jiujiuxsw.com。久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jiujiuxsw.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返回顶部
目录